首页 -> 人物专访 -> 正文  
  最新推荐
记滕州“第一书记”张承峰
刘建伟:5月份房价涨势继续减缓
章林晓:城镇化切忌以圈占土地为核心
滕州房企应关注:"走出去"和"引进来
从中国楼市泡沫数月内破裂看滕州楼市
张波:躬身产业化十几年 盼望早日梦能
王健林:面粉贵面包能便宜?房价上涨至
专家谈租房管理问题:需政府发力也需百
任志强:中国房地产的"真相"
李克强:新型城镇化的核心是人 必须保
中国保障房50%以上实为福利房
地产三巨头论战楼市泡沫王石预言泡沫破
专访任志强:解读国五条预言房价
限购是暂时的 最根本的是建出好房子
与诗山为邻,择润恒第一城而居—润恒伟
  点击排行
 

张波:躬身产业化十几年 盼望早日梦能圆

2013/6/5 18:06:23 | 作者:新浪乐居 | 来源:新浪乐居 |
  万斯达集团董事长张波

  "去年10月,国家住建部授予济南市为全国第三个住宅产业化试点城市,对于济南来说这是一个里程碑式的事件。从去年挂牌到现在已经半年了,而我从事住宅产业化这个行业则有大概十几年了。”

  万斯达集团董事长张波介绍说,万斯达集团所在的这座大楼正是山东省的第一栋钢结构写字楼,也是济南产业化的一个模板,12年前修建的这座万斯达大厦见证了这些年他和万斯达历经的坎坷和波折。张波说集团投身产业化的这十几年,投入已经过亿了,但他仍然在坚持,因为他看到了住宅产业化的发展潜力:“产业化对建筑行业是革命性的,也是颠覆性的,它是建筑业生产方式的根本性转变,也就是我们国家所提倡的调结构、转方式。”

  住宅产业化能解决人口大问题

  张波说,住宅产业化其实很简单,就是将传统的建筑工地建造模式“搬”到工厂的流水线,“现在我们在建筑时都是采用现浇结构,这与过去秦砖汉瓦盖房子的方式是一样的。而产业化则不一样,它在工厂流水线上生产建筑物的大部分部件,工地只是一个组装厂,像造汽车一样在工地进行建筑部件的装配。”

  张波认为,产业化给建筑业带来的最为直接的影响就是解放了建筑工人,“建筑工地上原有80%的人都不需要了,可能只需要留下20%的人,而这20%人的劳动强度也会大大降低;但这80%的人并不是失业了,而是进入了工厂,他们在流水线上工作,不用再像‘蜘蛛侠’一样在脚手架上干活了。”

  从事建筑行业多年,让张波对建筑工人的工作状态产生了深深的担忧,“夏天40多度,冬天零下十几度,这就是建筑工人的工作环境。他们在干活时只能用一只手,因为要用另一只手抓着脚手架。工作安全性和劳动强度都非常恶劣,所以这种脏活累活也只有农民工去干。”

  “十八大以后国家提出要城镇化,但光城镇化了不行,还要有人来住,这就需要把大量的农民工转变为工人,让他们能够在城市定居下来,让他们的孩子可以在城市上学读书,让农村不再有那么多的空巢家庭。”

  “甚至再说远一点,每年春运时上亿民工的大迁徙,可以说是世界上非常壮观的一个现象。而将来通过产业化,他们转变成了工人,定居在城市,春运问题或许也就随之解决了。”在张波看来,产业化绝不仅仅是一个行业的革命,而是影响到整个社会人口的大变革,“因为产业化会直接影响到一亿多民工的生活方式,而在他们后面还有家庭,所以最终可能有将近三四亿人的生活方式和思维方式会因此而转变。”

  万斯达集团:钢结构起家 产业化腾飞

  张波说,从七八年前下定决心往产业化这个方向转以来,万斯达已经做到了好多个山东省第一,“我们是山东省第一家钢结构企业,也是山东省第一家生产钢结构桥梁的企业,更是全国唯一一家生产钢结构桥梁的民营企业。”张波介绍说,万斯达先后为青岛跨海大桥的主体以及两座跨黄河大桥进行过生产,“一是平阴黄河大桥的改造,一是黄河三桥,那座桥的桥梁重量达到了2万多吨,排水量5、6万吨,相当于是建了一艘航母。”

  除了钢结构桥梁,万斯达还做过塔机、数控机床等。“我们给重汽配套生产车架,采用新工艺后生产效率提高了十几倍,可以说是带来了重汽生产重卡的一次革命。过去他们一年的生产量在一两万辆左右,但采用了我们的新技术以后,高峰期可以生产出20万辆重卡,多的时候我们一年能够给重汽生产4、5万吨的车架。”

  张波说,从下定决心走上产业化这条道路以来,万斯达企业内部也没有停止过调结构、转方式,企业把老的生产行业全部缩减,集中力量向产业化转移。“我看到了产业化是非常难的一个行业,但我做事有几个标准,一是门槛要高,一是要难,越难越好,容易的事情坚决不做。因为你干着容易,别人干着也容易,这个行业大家都能轻易地进入。再就是风险要高,风险低的我不做。”

  认清差距与优势 从艰难中摸索出一条路

  “这场革命在中国还仅仅是开始,但我们非常有信心,济南作为全国的第三个产业化试点城市是我们的荣幸。”张波介绍说,济南市政府在产业化上给与了企业不小的支持,一方面,王全良主任领导的住宅产业化中心,从去年开始就在积极推进各项配套政策的施行;另一方面,从去年开始,分管市长就带领着企业代表奔赴深圳、沈阳等较早的试点城市去进行学习。

  张波说,在学习过程中,他既看到了济南与其他城市的差距,也看到了济南的优势,“尽管万斯达的企业实力还不是很强,但我们的产品已经达到了国家标准。”张波介绍说,万斯达的PK系列产品是由薛龙院士牵头进行研究的,从2004年至今,十年的时间里经过了大量的试验和试点,体系已经非常成熟,08年时还获得了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在沈阳最好的两条生产线都是万斯达制造的,沈阳政府推荐参观的工厂流水线也是我们制造的,所以我们感觉非常自豪,也有信心把济南的产业化做好。”

  张波说,目前济南政府正在积极协调本地的产业化建设,给了万斯达包括一栋保障房、一栋小学、一栋中学在内的三个试点工程,而三个工程都已经全面启动。“第一个试点工程启动的时候,我们集合了各方召开会议,包括设计、监理、接待办、造价公司、建筑站等等。当时我们就讨论为什么产业化推行起来这么难。原因是这些产业链过去都很成熟,产业链上的每个人闭着眼睛都知道该怎么干,但现在出来了一种全新的生产建造形式,设计的不知道该怎么设计,监理的不知道该怎么监理,管理公司不会管理了,建筑公司不会盖房子了,造价公司不会算帐了,包括招标公司也不知道怎么招标了”,张波说,缺乏配套标准,使得所有行业面对产业化都傻眼了。

  “对于我们这样牵头搞产业化的企业来讲,难度更大,因为所有的东西都需要我们从头来做标准,没有规范设计院根本不敢做。”张波说,按照国家的标准,万斯达花了五年,投入一个多亿,才完成了当前这一全产业链模式,历经艰辛,终于看到了曙光。“下一步建设部要来给我挂牌,我说再等等,等我们做出点成绩,等我们的试点有了一个形象工程的时候再来。我相信济南的产业化一定能在全国做出一个好成绩来!”

  产业化的关键是控成本

  “你看这两个杯子,它们是一套模具做出来的,所以各方面都是一模一样的。我们造楼也是如此,一块楼板通过产业化生产精度能达到毫米级,而人工制作的则只有厘米级,这样的门窗就可能会漏水。因此可以说,产业化后建筑的质量肯定是比手工建造要高很多的,关键是怎么降成本。”张波说,在他看来,产业化并不是孤立的,还要降成本,还要节省材料,而这也是十几年来万斯达一直在潜心研究的。

  张波说,国家在一开始推行产业化的过程中走了一些弯路,包括几家国内的先驱企业也是如此,投入了十几个亿但却没有找准方向。“在中国产业化领域万科是我非常尊重的一家企业,它是中国的一面旗帜,我也是跟在万科和王石的后面走。前面的很多“地雷”、“陷阱”都被他先踩了,所以万科当初花费的成本比我还大。”

  张波说,万科最初从欧美、日本引进产业化模式,但欧美和我们的情况并不完全一样,“他们的人均经济水平是我们的十几倍,所以成本对他们来说并不是大问题,购房者无所谓多花几百块钱。但是以我们当前的发展水平来看,老百姓对价格还是非常敏感的。”张波说,不少的人就曾质疑过万科和王石,说你做产业化是不是在为房价涨钱找个理由,找个噱头。

  张波介绍说,目前万斯达在降低产业化的成本方面已经取得了一定的突破,集团的生产体系立足于国内的实际,“虽然现在现浇和产业化彼此的价格成本间可能还有15倍的差距,但产业化成本下降,传统现浇成本上升的趋势却是明显的。产业化成本降低的关键是扩大规模,一年生产10个杯子和一年生产100万个杯子,它的成本就会相差10倍乃至几十倍。”

  希望早日实现产业化这个梦

  张波说,虽然现在已经获得了不少的支持,但他还是希望政策能给产业化更多的倾斜。“过去我们用传统工艺建楼,只用交比较低的地税;而现在工厂化后,就成了制造业,需要交17%的增值税。17%的增值税当然有一些政策的抵扣,但相比原来的综合税率,现在还是上升了5、6个点。为什么不像对传统现浇一样,对产业化只征收一项营业税呢?”

  张波说,购房者往往要求又好又便宜,虽然集团也在极力研发控制成本,但与传统的工艺相比产业化后的陈本肯定还是会有所提高。“品质提高了成本肯定要增加,就比如外墙保温本来是15年年限,现在延长到了50年,相较之前提高了四倍,肯定要多花点钱。”他希望购房者能够理解产业化后产品价格的合理上升。

  张波提到,他设想中产业化的理想状态,就是把手工的、强体力劳动都交给机器,甚至交给机器人。“就好像德国的工厂,做墙板、楼板的车间里基本上看不到人,工人都是敲着电脑干活,把电脑一敲,所有的东西交给机器人来完成。”

  张波说,目前集团新加坡的工厂已经开工了,通过与新加坡的一家上市公司龙马集团合作,万斯达的设备、产品和体系已经进入了新加坡。而与乌兰巴托的合作也正在恰谈中,集团的第一批设备已经完成出口。济南的住宅产业化已经逐渐走上了正轨,而对于张波来说,住宅产业化已经不仅仅是他的工作,而是成为了他的追求和梦想,成为了生活的一部分。“我和王全良主任都是业界资深人士,我们有一个梦想,我为此还写了一篇散文,叫《产业化的追梦者》:

  产业化的追梦者

  每当我看到,建筑民工冒着40多度的高温,站在几十米高的脚手架上挥汗如雨,像“蜘蛛侠”一样地干活,我的心总是为他们悬着。要知道,中国每年有多少民工从高空坠落,他们每个人身后都有一个家庭,他们可是这个家的脊梁啊!

  每当我看到,国外的建筑工人在流水线上把构成建筑的部件像汽车一样轻轻松松生产出来,然后运到工地,用很少的工人,像搭积木一样很快就把漂亮的房子造好,我好羡慕。何时,我们的民工也能像他们一样从工地走进工厂,从民工变为工人、进而成为市民,每天能回家团聚,享受天伦,不再受颠沛流离、春运之苦。他们的生产方式转变了,生活方式会随之改变,进而思维方式也会变化,这会带来一场深刻的社会变革!

  每当我看到,工地上好端端的木方、木模板仅用三到四次就变为建筑垃圾,我就想,我们的森林每天又在消失多少,我们的地球母亲身上又添了多少伤疤。我们是否要受到后人的责备。

  每当我看到,我们的建筑在一次很小的地震中就要伤亡几千人,像汶川地震竟然死伤几十万人!而日本的地震那样的频繁,而他们仅伤亡了几人。我真的感到羞愧,三十年前我在大学学结构时,老师反复教育我们,将来我们的职业可是百年大计,人命关天啊!

  每当我看到,我们表面光鲜的大厦竟然因为一个小小的爆竹或者一个电焊火花而付之一炬,甚至死伤几十人,我真的感到焦虑。要知道,现在我们的建筑80%以上的外墙是由易燃材料做的保温,相当于每栋建筑物的外表上都浇上了汽油,你想,我们的城市变得多么可怕。

  每当我看到……很多很多!

  所有这些,都让我沉重地感到身上的责任!因为我是一个从业三十年的业内资深人士,也自认为是一个有社会责任感的民营企业家。所以,我义无反顾地走向了建筑工业化、住宅产业化之路,成为产业化的追梦者,这一追竟已15年。

  这条路又是那样地艰难、曲折!我和我的团队经常夜不能寐、焦心积虑,为它欢喜为它忧。作为一个规模不太大的民营企业,我们已经投入了研究经费五千多万。

  一份耕耘,一份收获。现在我们已拿到七十余项国家专利,我们参编的国家技术规程已于今年4月1日在全国发行,我们的产品已在济南市重点工程——山东省文化艺术中心使用,并远销浙江杭州,我们的PK装配整体式自保温快装体系已引起中国建筑的龙头老大——中国建筑总公司的高度重视,并受到建设部领导的高度称赞。我们可以自豪地说,我们已走道中国产业化的最前沿!

  我们已看到,中国建筑工业化、住宅产业化的大潮已扑面而来,近两年,在北京、在上海、在深圳、在长沙、在合肥、在重庆、在沈阳等城市,每年都已经有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平方米的产业化建筑拔地而起,各地政府亦纷纷出台对产业化的支持政策。济南市更是成为继深圳、沈阳之后的全国第三个产业化试点城市,杨鲁豫市长、孙晓刚常务副市长已作出重要批示,建委田庄主任高度重视,不遗余力地为产业化鼓与呼。

  现在,济南市西客站骗取工程建设指挥部以那出一栋小学、一栋中学,山东建筑大学已拿出一栋实验楼交与万斯达集团搞全装配式体系,装配率可达90%以上,我们会把它建成全国的亮点。

  我们已感到,十几年产业化追梦,梦想成真不再遥远!
更多
 
 
 图片新闻
地产三巨头论战楼市泡沫
专访任志强:解读国五条
限购是暂时的 最根本的
与诗山为邻,择润恒第一
 
打开微信 "扫一扫"
随时随地“掌握”滕州